神奇的有机铁观音

 

初识汪总,大概是八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在县委机关做事,单位要做一个网站,作为技术提供方的代表,他跟我们有了一段时间业务上的接触。为了方便收集资料,还经常与我们一同下乡。当时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从小在农村成长,刚步出校门、走上社会不久的从大山里出来的年轻人,朴实、诚恳、敬业。

后来,他到厦门发展,不常回安溪,偶尔回来,只要有时间,都过来坐坐,有时也一起吃顿便饭。可见他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断断续续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到厦门后,他主要从事建材生意,短短几年光景有一定的资金积累。

一、缘起于深藏心底的茶叶情结

前几年,随着安溪铁观音茶价的节节上升,开垦茶园,种植铁观音茶叶成为一股热流。应该说,当时安溪的森林火灾频发与这股利用荒山开茶园风气有相当大的关系。虽然这种行为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很严重的,但在利益面前,这种相对公益的要求有时显得相当的苍白。大概是04年的秋季,有次他回安溪,相约一起吃饭,闲聊时谈起开垦茶园的事,我告诉他现在开垦茶园效益不错,建议他可以试试,想不到他一听马上来了兴趣。几年后在聊天时才了解到,原来汪总心底有非常浓厚的茶叶情结。他家可以称得上是个制茶世家,父母亲、几个兄弟姐妹都是制茶高手,现在都还在从事茶叶生产和销售,他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制茶,而且技术还相当不错。正是从小就深埋在心底特殊的茶叶情结,促使他迅速做出了决定。回厦门不久,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决定要做茶叶,而且要做卫生标准最高的有机茶,因为有机茶对茶园要求非常严格,让我帮他寻找一块生态环境好的山地。做有机茶意味着投入大、成本高、回收周期长,相应增加市场风险。五六年前在食品安全问题上就有这强烈的忧患意识,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远见卓识。

于是,上网查找、向专家咨询相关技术、找认证公司、找技术管理人才、预定高品质茶苗,一切前期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后来,他找到了国内有机茶认证权威单位、有机茶生产标准的制定机构——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中农质量认证中心为其技术支撑和产品认证。一周后,他又回到安溪,跟我谈了他的初步设想和计划,一个开发有机铁观音的庞大计划拉开了序幕。当时的安溪,因为过度开发,要想找到一块符合这种对生态环境要求近乎苛刻的山地资源已经为数不多了。所以,他拉着我跑了内安溪的许多乡镇,最后,终于在位于安溪、永春、漳平三县(市)交界的安溪桃舟乡的康随村,找到这片理想的山地。屈指一算,从确定要种植有机铁观音,到茶园正式动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做事业的速度真是令人叹服!

二、艰辛的创业

桃舟乡地处安溪县的西北部边隅,福建省级自然保护区——云中山自然保护区是他的主要腹地,也是泉州和厦门饮用水源晋江的发祥地。全乡面积128平方公里,人口1.2万人,是个山地辽阔、地广人稀的安溪偏远乡镇。桃舟属亚热气候带,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光热、水资源丰富,年平均降水量1840毫米,年平均气温21℃,年平均相对湿度82%;具有相对低温、高湿、多雾的气候持征。全乡有宜林山地19万亩,林地面积15万亩,植被良好、土壤肥沃,是发展茶叶生产的理想之地。该乡群众自早以来就有生产茶叶的传统和经验。该乡生产的茶叶,近几年来在各种茶王赛上都取得大奖。汪总的桃源有机茶园就是选择在该乡一片几乎与世隔绝,每天清晨都云雾缭绕,宛如世外仙境的山林腹地里。

创业的路子充满艰辛。与村委会谈山地承包、专业技术人员的聘请、修一条从村级公路到茶山总长十里的便道、茶园的开垦、厂房的建设、制茶设备的选购,特别是对有机茶那种非常严格的质量安全监控全过程,足以让他心力憔悴。从汪总居住的厦门到茶山,要足足走四个多小时,而且还有上百公里的蜿蜒公路,十多公里的崎岖小路。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秘书长吴锡端去了一趟他的茶山,回来后深有感触,在博客中写道:“目前山上还没有通电话,上山的路也是他修的,路的条件很差,我非常佩服他的毅力,在这个偏僻的山区创业,其艰苦是难以想象的。”

挑战无所不在,其问经历过超低温霜冷冻死茶苗、超强台风暴雨冲毁茶园等困难,同时也充满乐趣,在漫长的等待中,看着自己精心选育的铁观音茶叶茁壮成长,汪总的心里充满着希望。由于近乎原始的生产方式,有机茶的生产非常缓慢,大量使用化肥的茶叶三年就可以达到高产量,而有机茶三年还基本上没什么收成。到08年秋季,千亩的茶园也只30担左右的毛茶产量。

三、神奇的有机铁观音

后来由于工作单位变化,与汪总的联系相对较少。又因为汪总把有机茶公司总部设在厦门,到安溪县城的次数相对较少,有几次他到了安溪县城寻访,皆因我出差在外而擦肩而过。去年初厦,汪总从厦门回来,给我打个电话,说今年茶叶开始有一定的产量,他开始给茶叶定级,准备推向市场,特地给我带回几盒,让我帮他鉴定鉴定。得到茶叶后,特邀了几位茶友,找个优雅安静的地方,第一次和他的有机铁观音亲密接触。几位茶友都是土生土长的安溪人,长期在铁观音茶堆里“浸泡”,对茶叶口感要求可以说是已经达到“刁蛮”的程度。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在打鼓,汪总生产的有机铁观音究竟能不能是到大伙的认可?定价会不会太高?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我轻轻地打开已冲泡好盖碗的盖子,霎那间,一股来自大自然的山野的气息扑面而来,夹带着一股清香沁入心肺,轻轻一抿,更是满口甘甜,唇齿留香。大家顾不上平时品茶时的优雅与谦让,近乎贪婪地一杯接一杯地开怀畅饮,几杯茶下肚,我们的五脏六腑象被清洗过一样,大家仿佛回到山间原野大自然的怀抱里,沐浴在大自然的氤氲气息之中。“原茶味,原茶味,这就是多年未见的原茶味!”早期从农校茶叶专业毕业,长期在茶叶部门工作的老张终于回过神来,激动地嚷着。大家被这种带着大自然气息的有机铁观音震惊了,纷纷对有机铁观音的口感、香气和滋味发表各种“获奖”感言,大家认为,有机铁观音香气纯正幽远,入口后韵味十足唇齿留香,品饮后舌底生津回甘浓厚,而且非常耐泡。几泡茶下肚,在座的“文人雅士”小陈对汪总的有机铁观音的泡饮过程总结出“四段论”:第一、二道茶是“长在深闺人未识”,象刚从豪门走出来的大家闺秀,虽略带青涩,但已露大家风范;第三至五道茶是“雍容华贵大道天成”,这三道所冲泡出的茶水香气浓厚,韵味十足,口感最佳;第六到八道茶是“浓妆淡抹总相宜”,意即浓淡适度,入口清爽,香气幽远;第八道以后是“铅华洗尽余韵犹存”,虽茶水已渐行渐淡,但余韵尚存,幽香不散。更为大伙肯定的是,对照定价,发现桃源有机茶场生产的有机铁观音定价并不高,作为高品位的有机茶,定价竟然与市场上的非有机茶相当,个别级别甚至还有价格优势,老张甚至当场决定,他以后喝茶只喝汪总的有机铁观音。

更为神奇的事情发生在三个月后。象大多数安溪上班族一样,老胡和老苏上班之余总喜欢跑到一些茶店里品茶聊天。由于受我的影响,我们三位搭档都喜欢上了汪总的有机铁观音,业余时间大都泡在汪总的有机茶店。老胡因长期在基层一线工作,为了和基层群众打成一片,少不了大碗喝酒大口抽烟,特别是烟抽得很凶,不知不觉就得了慢性咽喉炎,虽然看过不少医生,也吃过不少药,但都无法根治好这小毛病。饮用汪总的有机铁观音后,不知不觉中奇迹出现了:慢慢的喉咙顺畅舒服了,以前一会就得咳嗽吐痰的毛病没了。而这期间,老胡的生活习惯也没什么大的改变,也未曾服什么灵丹妙药。而且,至今半年多以来,再也没发生过老毛病!在老苏身上发生的变化也同样令人称奇。作为乡镇基层的一名领导,老苏经常在外应酬吃饭,于是镇里每年组织体检的报告单上的各种指标箭头总是七上八下,饮用汪总的有机铁观音几个月后,恰逢镇里组织体检,体检单一到手,老苏乐了:今年的指标再也难见那些密密麻麻的箭头,几年来的体检指标从来没象今年这样正常过。

带着疑问,我去查了一些资料,探究一下有机铁观音的保健机理。原来,茶叶本身就具有很好的解毒和保健活性,据西汉的《神农本草经》记载,3000多年前,“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就已经把茶列入365种药物之中;唐《本草拾遗》提出“诸药为各病之药,茶为万病之药”的观点;我国传统医学认为,茶入心、肺、胃经,能清头目,除烦渴,化痰,消食,利尿,解毒等功效。现代医学研究也证明,茶叶具有非常广泛的保健作用,特别是对抗氧化、抗病素、防辐射、抗癌变、降脂、解毒、预防心血管疾病等皆有显著的效果,而铁观音因其丰富的生物活性成份对防癌抗癌和心血管疾病的预防效果特别的显著。那么,为什么与一般的非有机茶相比,有机铁观音的保健功能表现得特别突出呢?在与众多朋友探究后,我们做出了推测:在普通茶叶生产中,不少茶农片面追求产量,在生产中使用了不少化肥、农药,甚至违规使用了生长促进素,无形中降低茶叶的保健效果。而有机铁观音这种接近于自然生长的茶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茶叶中的营养和活性成份,因此它的保健功能是最强大的。难怪偿到甜头的老胡逢人便说,茶叶原始的保健功能在汪总的有机铁观音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四、美好未来不是梦

带着对汪总有机铁观的特殊感情,如今在我周围形成了一个有机铁观音的发烧友群体,大家带着激动与好奇,在探究着、体验着汪总的品雅有机铁观音给我们带来的乐趣和健康。去年安溪县茶叶协会成立有机茶分会,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十分兴奋,积极帮助筹备工作,被大会推选为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汪总被一致推选为会长。作为一名热爱安溪铁观音的爱茶人,作为一名有机铁观音爱好者,我衷心希望安溪的有机茶产业能兴旺发达,更希望看到更多象汪总能这样执着于有机茶产业的企业家脱颖而出,为广大铁观音爱好者,为广大爱茶人提供更多质优价美的有机茶!

2009年4月10日
(作者:茶痴)

 

后记:读着五年前有感而作的文章,回忆着这五年来汪总对有机茶事业的执着和坚守,作者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从深层次分析,有机生产不仅仅是个提供高卫生标准农副产品的概念,更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一片纯净的土地长期使用化肥农药耕作,可能十几年或几十年后再也无法耕作了,而用有机方式生产,土地不仅可以达到永续利用,而且土壤还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的改善和改良。近期披露的我国耕地大面积污染事件和大量的食品卫生安生事件,为我们的农业生产和可持续发展敲响了警钟。作为茶业大家庭里的少数民族,有机茶产业更需要大家的呵护和扶持。目睹汪总这五年来创品雅有机铁观音品牌的委屈和辛酸,作者更希望各级政府和广大茶叶生产经营者能以更宽容的姿态,从更长远的战略高度关心、参与、支持更多有机茶事业的发展。正如汪总企业提出的: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可持续发展的净土!

20149月又)